1. <acronym id="kzwru"><strong id="kzwru"><listing id="kzwru"></listing></strong></acronym>
    2. <td id="kzwru"><ruby id="kzwru"></ruby></td>
        <td id="kzwru"><strike id="kzwru"></strike></td>
        <pre id="kzwru"></pre>
      1. 在线a亚洲老鸭窝天堂 欧美日韩亚洲中字国产 小草影院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監守自盜 私車屢加公家油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日期:20.01.16
          違紀違法問題通報

          20191219日,江蘇省南京市棲霞區紀委監委通報了10起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典型案例。其中一起是棲霞區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大隊法紀監督科原工作人員馬超私車公養問題。

          經查,20181月至11月,馬超利用管理單位公務加油卡的職務便利,使用公務加油卡為自己和他人私家車累計加油14次,共計人民幣5266.05元,并將公務加油卡交由原同事鄧某某(另案處理)長期用于私人使用,鄧某某使用該公務加油卡為其私家車加油共計27次,金額達10999.98元。

          20199月,馬超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涉案資金全部收繳。

          ●事件回顧

          棲霞區城管局執法大隊公務用車及加油工作一直由該大隊法紀監督科負責管理。執法大隊共有加油卡主卡1張,副卡22張,主卡由法紀監督科科長保管,副卡由大隊22名駕駛員分別保管。

          馬超,中共黨員,棲霞區城管局執法大隊法紀監督科駕駛員,自201311月至20192月,負責駕駛執法大隊的皮卡車和指揮車以及相關車輛的維修、管養等工作,持有1張加油卡副卡。馬超與原任法紀監督科科長鄧某某交往較多。

          “現在工作難啊,平時上班用車多,油價又高,每個月給車加油都成了難事。你現在還負責管養車輛吧,方不方便給我車子加個油?”2018年元旦過后,在一次聚餐時,鄧某某開玩笑般向馬超問道。

          當時有所顧慮的馬超并沒有答應鄧某某的要求。他回去后思來想去,“鄧某某原來在科里對我一直不錯,現在他找我幫忙,我又有這個便利,何不幫他一下。”

          沒過多久,鄧某某再次向馬超提起加油一事時,早有準備的馬超便帶著鄧某某一起,去加油站用公務加油卡給鄧某某的私家車加了400多元的95號汽油。

          之后,鄧某某就經常到城管局找馬超為其私家車加油。20183月底,因鄧某某加油次數過于頻繁,馬超擔心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就決定將加油卡直接放在鄧某某處供其使用。隨后的半年時間里,鄧某某使用該加油卡加油15次,消費金額6800余元。

          20189月,由于區城管局統一管理加油卡,要求將所有副卡上交,馬超才把加油卡從鄧某某那兒要回來自行保管。

          盡管如此,鄧某某仍又先后6次找馬超幫其加油,直至兩人聽到全區要開展公車私用、私車公養專項檢查時才停止。

          在看到鄧某某拿著自己管理的加油卡副卡不斷給其私家車加油又沒有出事后,馬超覺得用公務加油卡給私家車加油是件挺容易的事情。他通過平時觀察發現,時任法紀監督科科長對執法大隊加油卡主卡的使用監管并不細致,便經常借去城區辦事之機,悄悄拿主卡“順道”給自己的私家車加油,還給朋友的私家車加了兩次油。20181月至201811月,馬超共使用主卡為自己和朋友的私家車加油14次,涉及金額5266.05元。

          ●查處經過

          20189月起,棲霞區紀委監委開展了全區公車私用、私車公養等違規問題專項檢查。在檢查區城管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時發現,該單位在使用公務加油卡過程中,存在涉嫌違紀問題線索。

          隨即,檢查組將該問題線索上報,區紀委監委將該線索移交派駐第一紀檢監察組,并要求迅速成立核查組進行初核。

          接到問題線索后,核查組調取比對執法大隊公務用車加油信息和公務加油卡使用信息后,發現駕駛員馬超確有使用公務加油卡給自己及鄧某某私家車加油的違紀行為。

          “你在執法大隊法紀監督科具體負責哪些工作?”核查組將馬超找來談話。

          “外勤、內勤工作都有,還配合科長管理調度加油卡。”

          “你自己手上有加油卡嗎?”

          “有,駕駛員都有一張加油卡副卡,我手上副卡尾號是984516。”

          “你平時怎么管理副卡的,有沒有外借的情況?請你回憶一下20183月至9月期間這幾筆加油記錄的具體情況。”核查人員拿出調取的加油記錄詢問馬超。

          “一般我自己用,偶爾也有別的駕駛員向我借用。20183月底,我把副卡借給鄧某某了。”在證據面前,馬超對自己外借加油卡的行為并未隱瞞,“因為鄧某某是我們科的老科長,他提出用公務卡加油后,剛開始我和他一起去加油站給他的私家車加油,后來次數多了怕被人發現,我就干脆把加油卡借給他用了。”

          “你把加油卡外借,有沒有向領導請示過?鄧某某有沒有給你什么報酬?”

          “都沒有。借卡是我個人行為,我就是覺得他原來在科里對我挺關照的,想著占點公家便宜,幫他減輕點負擔。”說到此處,馬超已經漲紅了臉。

          “這幾張在區外加油站的加油記錄也請你回憶一下。”核查人員再次發問。

          “這是我去城區辦理車輛保險,查看維修情況時開私家車加油的記錄。”

          “你不知道公務加油卡不能給私車加油嗎?”

          “我知道,我感覺科里對加油卡管理不是特別嚴格,認為占點便宜不會有人發現,真的很不應該。”馬超低下頭羞愧地答道。

          20199月,馬超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退回違紀錢款5266.05元。同月,鄧某某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退回違紀錢款10999.98元。

        附件:
        您是第   位瀏覽者

        在线a亚洲老鸭窝天堂 欧美日韩亚洲中字国产 小草影院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1. <acronym id="kzwru"><strong id="kzwru"><listing id="kzwru"></listing></strong></acronym>
        2. <td id="kzwru"><ruby id="kzwru"></ruby></td>
            <td id="kzwru"><strike id="kzwru"></strike></td>
            <pre id="kzwru"></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