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kzwru"><strong id="kzwru"><listing id="kzwru"></listing></strong></acronym>
    2. <td id="kzwru"><ruby id="kzwru"></ruby></td>
        <td id="kzwru"><strike id="kzwru"></strike></td>
        <pre id="kzwru"></pre>
      1. 在线a亚洲老鸭窝天堂 欧美日韩亚洲中字国产 小草影院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黨建
        產業
        國際
        責任
        信息
        商務
        紀檢
        專題
        文化
        news.png

        新聞中心

        基層特稿

        四川公司:小黃花變身“搖錢草”
        來源:四川公司作者:王潔日期:20.11.19

          “成了,現在干菜成品供不應求,對大家有個交待了!”

          四川公司中水公司派駐美姑縣采紅鄉扶貧干部侯豐革掩飾不住喜悅,誰都不會想到他剛來的時候,這小小的黃花菜就接連讓他碰了幾個釘子。

          差點涼了的黃花菜

          去年7月侯豐革初到采紅鄉,正值黃花采摘期。頭一年種黃花,大家都很期待。近乎慘淡的收成與大家熱烈的期盼形成反比,加之烘干廠沒有完全建成全面投產,種植戶、烘干廠老板都有些沮喪。

          大家圍著這位剛來不久、操著一口標準普通話的小侯書記:“我的地都種這個了,沒收成,我家幾口人要吃要穿怎么解決啊?”也有人打起了退堂鼓:“還是種洋芋有保證,伺候這個花大半年,到頭來這點收成!我明年還是種洋芋包谷算了,祖祖輩輩種這幾樣,管他天晴落雨好歹有收成!”比起既不能太旱、又怕淹、施肥和防蟲防病要求都極高的黃花“閨女”,村民們顯然更愿意種旱澇保收的土豆。

          頭一年收成不理想,其實也在意料之中,經驗不足、環境和天氣都有一定的影響。愿意第一批次嘗試的種植戶本來就冒險了,眼下的收成讓種植戶們都有了退出的念頭。

          鮮黃花產量不高,烘干廠自然冷清了下來,烘干設備成了擺設,計劃中后期擴容的設施建設也就緩了下來。連鎖反應接踵而至,廠里用工需求降低,好幾個貧困戶勞動力恢復待業。

          “他們知道我是新來的,不責怪我,但我既然來了,就要扛起這個責任,不能讓黃花菜在頭一年就涼了!”帶著滿腔熱情奔赴脫貧一線的侯豐革,實際上此時并沒有想到更好的解決辦法,但他告訴自己堅決不能退縮。

          “9月,我多次與農業局對接,以高出市場價3毛錢銷售出10萬多斤土豆。”賣土豆的事讓大家對這位新扶貧干部的信任度增加了不少,侯豐革趁熱打鐵,要穩住大家種黃花的熱情,只有賭上自己這短短兩個月積攢的人品了。

          讓小黃花再開一季試試

          “基本上是每一戶都入戶了,常常是自己提點米啊油什么的、或者買幾包小孩子的零食去,挨家挨戶的去做工作。”近二十載軍旅生涯,侯豐革早習慣了聞令而動,但對村民得好好的引導,為了讓大家把大片平整的土地騰出來種黃花,他使出了厚著臉皮軟磨硬泡這招。

          終是改變現狀的迫切需求戰勝了退出的念頭,2019年底采紅鄉黃花菜種植面積達700畝,比上一季多出500畝。考慮到第一年收益較低的情況,侯豐革又協調對口幫扶單位和農業局按每畝1500元補貼給種植戶,這樣算是給大家先買了份“保險”。

          2020年春節假期剛過,新冠肺炎疫情籠罩,侯豐革給家里儲備了些糧食蔬菜,自己帶了一些口罩就匆匆踏上了返鄉旅程。

          回到鄉上,侯豐革一面請農技員到種植基地現場指導施肥灌溉,另一面抓緊時間推進烘干廠的建設,縣上農業局、工商局、電網公司好些人都把他認熟了。那段時間疫情嚴峻,大家的積極性并不太高。

          “常常是急得我直跺腳,本來勞動力輸出已經受阻了,鄉上本土的產業再不好好干,結果可想而知,常常因為命令他們干著干那,我沒少挨批評。”侯豐革時常扎到黃花菜田一待就是一天,和大家一起干翻土施肥的活,要求種植戶做的,他自己先做到。

          “烘干廠的老板倒是和我一樣的急性子,這兒交通條件還不太好,他要去城里都會給我留個座位。”侯豐革說起這位老板,頗有些知音的感覺。

          流過的汗水不會騙人,時間一天天過去,地里的菜苗在精心呵護下一天一個樣。

          小黃花變成“搖錢草”

          “目前我們收購的鮮黃花菜有3萬多斤,和收購單位簽訂的保底收購價為3元一斤,烘干的成品已上市銷售,供不應求啦!”侯豐革高興的向公司報喜。

          “含苞待放時是最佳時機,為了保證品相,花蕾采摘常常在清晨進行,新鮮花蕾直接送到烘干廠,簡單清洗后分檢裝篩蒸制,從鮮花到成品加工鏈不間斷,極大地保留了鮮度。”侯豐革跑烘干廠建設這段時間,自己也在學采摘和加工技術。

          鮮花3元一斤,這一項收入是10萬多元。2個月的花期,采摘加上烘干,帶動200余名富余勞動力就業。有心栽花花盛開,增收的同時,更增添了信心。侯豐革已經聯系了縣上農業局勘察適合種植黃花的田地,下一季準備繼續擴大種植規模。

          “我們還發現,和其他地區同類品種的黃花菜比較,我們這兒的花瓣肉質更厚、花期更長,做得好的話有望帶動全鄉400多貧困戶致富。”小黃花不負忘憂草的別名,現在還有了“搖錢草”的美譽。

          “為鼓勵發展產業,今年我們還為貧困戶、邊緣戶和養殖大戶爭取到資金157萬多元,種植花椒500余畝、南瓜200畝;另外成立了專業合作社,爭取到245萬資金,新建的兩處養雞場分別投放了1500只雞苗,兩處養羊場、一處養牛場、一處魚塘也都已投產。”

          因地制宜、因村施策,依托本地農業資源,尋找具有較高市場競爭力的產業模式,曾為機要檔案專責的侯豐革在彝鄉的田間地頭找到了新的戰場。

          今年5月,在山西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大同市云州區有機黃花標準化種植基地,步入田間察看黃花長勢,同正在勞作的村民親切交談。總書記指出,黃花也能做成大產業,有著很好的發展前景。要保護好、發展好這個產業,讓黃花成為群眾脫貧致富的“搖錢草”。

          采紅鄉的小黃花,未來可期!

        您是第   位瀏覽者

        在线a亚洲老鸭窝天堂 欧美日韩亚洲中字国产 小草影院在线观看视频播放

        1. <acronym id="kzwru"><strong id="kzwru"><listing id="kzwru"></listing></strong></acronym>
        2. <td id="kzwru"><ruby id="kzwru"></ruby></td>
            <td id="kzwru"><strike id="kzwru"></strike></td>
            <pre id="kzwru"></pre>